ttspvip2ios

   “呵!马飞燕,别以为你这套说辞多有说服力!人家王瑶不知道比你好多少,至少她是干净的、清白的!”

   马飞燕顿时瞪大了眼睛,满脸的难以置信:“什么?劳景,你不仅在跟外面那些肮脏的女人搞,还跟王瑶上过床了?”

   “没错,我是跟王瑶上过床了,不过她满足不了我,所以我又叫了外面的女人出来玩玩,没想到被你撞见了,你还真臭不要脸的,居然敢上门捉奸?”劳景黑着一张脸说。

   徐潇大概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听明白了,一把扯过马飞燕,搂在怀里,摇头对劳景说:“不好意思,劳先生,谢谢你这么慷慨地把飞燕推到了我的怀里。我是一位医生,可以很负责地告诉你,你被那个叫王瑶的骗了,飞燕从头到尾都是清白的,干干净净的,她的第一次昨晚给了我。”

   此话一出,两人当场五雷轰顶!马飞燕惊讶又疑惑地瞪着徐潇,这家伙瞎说什么?他们昨天晚上什么都没有发生啊!等等,他怎么知道自己还是个处女?

   劳景震惊的是,马飞燕居然还是第一次?这怎么可能?他听到他们身边不止一个共同的朋友说马飞燕早就**了,还到处乱搞,私生活一团糟糕,他才心灰意冷出去叫鸡的

   徐潇把嘴巴凑到马飞燕的耳旁,悄声说:“既然要报复他,那就干脆狠到底,这样才解气!”

   说完,他趁其不备,在马飞燕的精致的小脸蛋上蜻蜓点水地吻了一下,才抬头挑衅地看向劳景。

   马飞燕被徐潇这突如其来的吻吓住了,心忽然就漏跳了两拍,脸颊上飞快地红了起来,连耳朵都烧红了,那娇羞的模样甚是可爱。

   劳景有些沉不住气了,攥紧了拳头,愤怒地说:“马飞燕,你怎么可以这样?你怎么能把第一次给这个不认识的男人!你好过分!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了,我还什么都得不到!”

   马飞燕错愕地抬头看向劳景,奇怪地问:“劳景,这明明是你的问题,不是我的问题好不好?是你一直在嫌弃我,你怎么能把责任都推到我的头上来?”

   劳景却有些耍赖了:“哼,我不管,你立刻跟这个男的分手!”

   吊带短裤美女小露香肩美腿凌乱长发神情慵懒图片

   “劳先生,”徐潇有些看不过眼了,沉声道:“麻烦你看清楚了,之前是你抛弃了马飞燕,现在是马飞燕嫌弃你了,她已经是我的女人了,你还继续纠缠她做什么?”

   劳景的情绪有些失控了,大喊:“你住嘴!她不是你的女人,是我的女人!”

   人就是这么奇怪的动物,得到时不懂得珍惜,失去了才来后悔。

   马飞燕忽然踮起脚,主动吻上徐潇的唇,柔软的触感激发了徐潇体内的邪火,他大手一把扣住马飞燕的小脑袋,反客为主,加深了这个吻,火热而缠绵,就像**

   “停下!你们给我停下!”劳景受不了这画面的刺激,朝两人大吼大叫!

   可惜,两人早已吻得难解难分,旁若无人了,哪里还听得见劳景发狂般的叫声?

   马飞燕在徐潇的怀里软了下去,双手抱住他的脖子,几乎整个人都吊在他身上,这姿势十分撩人。

   劳景的双目通红,死死地攥紧拳头,他今早是想过来道歉,求得马飞燕的原来,因为马飞燕家的实力比他家强,他不想因此引起马甲对他们劳家的打压,却没想到看到如此气人的一幕。

   他作为一个男人出轨可以原谅,但马飞燕作为一个女人,刚跟他分手就跟别的男人好上了。这让劳景作为一个男人的自尊往哪里放?徐潇和马飞燕此刻亲密的行为正像是在他脸上狠狠地打了一巴掌,他只感觉到火辣辣的痛。

   劳景举起拳头就朝徐潇挥过去!

   嘭!

   徐潇一抬脚,劳景就被他一脚踹飞了,狠狠地砸在地上!

   而两人亲密的行为丝毫没有要停下的意思,因为马飞燕已经被徐潇吻得分不清东南西北了,根本无力推开他。

   劳景不甘心,见徐潇一双大手在马飞燕身上摸来摸去的,心里嫉妒不已,抓起地上的一块砖头,又朝徐潇砸过去!

   嘭!

   转头瞬间被踹得粉碎,在劳景的手中硬生生地炸飞了!

   劳景睁大眼睛,难以置信地看着手里的砖头,他还没砸过去呢,砖头就被徐潇踹成了粉碎?他惊得然忘了手里的疼痛,这一踹,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。

   徐潇终于放开了马飞燕,听到响声的马飞燕立刻惊醒过来,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切,半响才说:“徐、徐潇,你、你太厉害了吧?这是砖头,不是面粉啊,难道你脚不疼吗?”

   “疼,你帮我吹吹?”徐潇开玩笑地看着还倚靠在自己怀里的女人,不得不说,刚才那一吻,味道相当不错。

   马飞燕果真乖乖地蹲了下去,抬起他刚踢过的脚,轻轻地揉了起来,有些心疼地说:“以后别逞强了,跟劳景这种人计较这些没意思。”

   徐潇刚才那霸道而缠绵的一吻,已经彻底地收服了马飞燕的心,还从来没有哪个男人能给她这种惊天地泣鬼神之吻呢!

   “好,你先回家。这小子我会收拾的,听话。”说完,徐潇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,塞到马飞燕的手里,说:“有事找我,我一定会第一时间赶来的。”

   马飞燕拿着名片点了点头,有些害羞地转身跑进了马家的大门,直到大门“当啷”一声合上了,徐潇才收回目光。

   劳景掏出电话,拨了个号码说:“给我叫一帮保镖过来,我要好好教训某个不知好歹你的家伙!”

   徐潇一脸坦然,淡淡地说:“怎么了?一对一打不过我,要叫家伙?”

   劳景冷笑一声,说:“你也可以叫人啊,只怕你这个穷小子没人可叫吧?瞧你这穷酸样,一定不是有钱人!”

   徐潇毫不客气地掏出电话,给刀疤哥打了个电话:“我这里有个没素质的家伙要教训,给我拉一帮人过来!”ttspvip2ios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