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日葵iOS官网下载

向日葵iOS官网下载 蒋梓妍轻咳,“那……那总不能我上去吧,我那唱歌水平,上台就是吓人的。”

“吓人就吓人呗,你还真当这是唱歌比赛啊,大家就是图一个乐呵。”

蒋梓妍吐舌头:“图乐呵,你怎么不上去?非让我这五音不全的上去?”

斐佳佳凝眉想了下:“要不,我俩一块上去?唱一段……恩,周华健的《亲亲我的宝贝》怎么样?”

蒋梓妍:“……”

轻咳:“姐,不知道的,会以为你结了婚,而且娃都有了呢。”

斐佳佳皱眉:“你这理解的真狭隘,谁说宝贝一定是只小宝宝的,也可以只亲爱的啊~~”

蒋梓妍白她:“那你唱试试,有几个会想到亲爱的,还不如唱《朋友》呢!”

“那就唱《朋友》!”

以前读书期间,但凡去KTV唱歌,最后的结束歌曲都是《朋友》,而且这首歌可以引起共鸣,在场的不管年龄层次,应该都会唱。

到时候全场大合唱了,也就无所谓唱的好不好了。

斐佳佳觉得,可以!

粉色公主裙清纯美眉复古唯美写真

于是,两个人雄赳赳气昂昂,就那么准备上场了。

可人刚站起来,又觉得哪里不对……

蒋梓妍:“……那个,现在唱《朋友》,是不是在暗示这个茶话会要结束了?”

斐佳佳:“……我刚才也突然想到。”

蒋梓妍: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

斐佳佳:“……不知道。”

蒋梓妍:“……要不,还是唱《亲亲我的宝贝》吧。”

斐佳佳:“……”

而彼时,不知道谁喊了一声:“蒋律师,斐律师,你们快上呀,大家等好久啦~”

“是啊,快上啊,是要合唱吗?太好啦?上吧!”

“加油,蒋律师,斐律师,今晚屈律师不在,咱律所就指望你俩啦!”

“哎,提起屈律师,我记得屈律师唱歌很好的,不知道屈律师啥时候可以到呢。”

“对啊,但我估计等不到了,今晚那个表彰大会,估计要进行很久呢,听说三天后会在电视台播出的,我之前还偷偷看了红毯直播,咱们屈律师真的太帅了,简直就是律师界的颜值担当啊!”

“你才知道啊,屈律师本来就很帅啊!”

“而且和咱们蒋律师也超级配的,真是神仙爱情啊!”

“嗯嗯嗯,想想在这样一对神仙眷侣手底下上班,我最近每天都幸福感爆棚有没有!”

蒋梓妍:“……”

大家要不要当着她的面聊得这么热火朝天!

而那边,到底是蒋父心疼女儿尴尬,轻咳一声道:“好了好了,我知道我女婿优秀,但这会子咱们是不是该讨论上台的事儿……你们律所还有人不?没人的话,可就代表认输了啊!”

大家立马噤声,原本聊得这么大声,也是带着几分讨好蒋父的意思。

当然更主要的目的,是为了给蒋梓妍和斐佳佳争取时间调整。

无法,看出两位老板似乎在犯怂……

蒋梓妍瞅着,都这地步了,没法不上了,刚准备硬着头皮上,身后突然一个男子声音传来。

“轮到我们了?看来我来的倒是挺巧!”

蒋梓妍微微一怔,转过头来,呆了一下,来人一边脱掉羽绒服外套,露出里面的蓝色格子西装,身高腿长,姿容炫目。

不是屈玉州,又是谁?

天,现在时间才十点左右吧,他怎么来了?

脑海中想起屈玉州此前电话中说的那句,会早点赶过来,心里多少有点小小的感动。

今年表彰大会举办的很正式,屈玉州也是今年律师界的热门人物,想要那么快走,电视台又哪里舍得放人。

所以他肯定是做了一些工作,只怕还得罪了人,特地赶回来的。

这人还真是……

蒋梓妍想说什么,却见屈玉州只对她做了个飞吻的手势,便直接朝着台上走去。

律所的那群妖孽们此时已经快疯了……恩,和斐佳佳先前看到丛玉林时一个疯样子。

蒋梓妍整整的站在那里,看到绚丽的灯光柔和的洒落在屈玉州的身上,她知道,这一刻,她亦是疯狂的。

疯狂的,想大叫,想流泪,想喊出他的名字。

她颤抖着嘴唇,目光直直的落在他身上,而他,望向台下。

望向,她的方向。

也就是那个时刻,蒋梓妍的心,突然就安静下来。

所有的冲动都没了,只有心跳声“砰砰砰”的停不下来。

每一下都打击在她的灵魂深处,震颤她的五脏六腑,四肢百骸……

然后,他笑了一下,笑容温和,柔软,深情……

旁边的斐佳佳已经克制不住的大喊了起来,矜持全无……

蒋梓妍没有动,只是看着他。

然后,他听见他说:“对不起,我是屈玉州,我来晚了……”

掌声,如雷鸣般的掌声,顿时响彻耳膜。

蒋梓妍紧紧攥着桌子边缘,不能呼吸了。

“我在来之前,答应给我的妻子一个惊喜,我的计划是,给她一番让她感动到流泪的表白,再为她唱一首……我准备了很久的一首歌……”

台下又是喧闹,掌声……

屈玉州:“但是现在站在这个台上,我好像再一次的……恩,忘词了。为什么说再一次呢?因为我跟她求婚那天,也是这样……”

台下顿时又是一阵哄笑。

屈玉州也笑:“虽然忘词了,可我还是想将我能记住的话,告诉她……”

这次,没人在起哄,大家都在等着他继续说。

屈玉州:“我十岁那年,第一次见她,在地下停车场,她当时穿着一件粉色的裙子,扎着两个羊角辫,看起来特别可爱,我当时心里就想,这是天上掉下来的天使吗?”

大家笑。

“再然后,她成了我的邻居,她是个小天才,学习很好,笑起来也很好看,但很可惜,她很少对我笑,她有点怕我……唔,也许是那个时候的我,长得太像坏人了吧。”

又是哄笑。

“可是,我知道我喜欢她,哪怕那一年我只有十岁,我还是非常的确定,我喜欢她,特别喜欢她,我每一天睁开眼睛,都想看到她,每一次看到她,都会很开心,有一段时间我觉得,我或许就是为了她而生的……”

——

Tagged